明珠国际

当前位置:股票配资 > 都市言情 > 大内高手

第二篇 第377章 熟女

    三个美女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张唯,倒把张唯这个大老爷们儿弄得颇不好意思。不过细一琢磨,张唯心里还是微微有些自得,毕竟,身边有着对自己极其亲密的美女怎么说也是长面子的事,何况还是三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

    谈谈笑笑间,侍者已经送上菜肴。在邮轮上用餐怎么也比不,瞧着丰盛的法式大餐,张唯等人的胃口顿时大开。

    不管是中餐还是西餐,张唯一向不大讲究,用餐的速度也是一流,当他搞定的时候,三个美女还在那细嚼慢咽。

    张唯掏出香烟,正待点上一支餐后烟,却感觉到母老虎瞪过来的眼神。用餐时间不得吸烟,这是母老虎新的规矩,张唯无奈,只得站起身来,离开包间。

    出包间,顺着走廊来到餐厅大堂,餐厅大堂属于无烟区,但为了照顾烟民,还是在大堂一侧开辟了一个开放式吸烟区,吸烟区内置有舒软的沙发以及茶几。此刻,已经有几名烟民在那吞云吐雾。

    张唯就在靠门口的沙发坐了下来,点了支烟,身子朝沙发靠背靠了靠,尽量让自己靠得舒服一点,顺手还拿起茶几上的杂志在那翻阅起来。

    烟吸到一半,这时,张唯听到一声轻“咦”声,声音很熟,张唯听力灵敏,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抬头一瞧,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雪纺纱长裙的成熟女人站在门口。

    “张先生,真的是你!”女人一瞬不瞬的瞧着他,眼里出一丝惊喜。

    张唯心里暗呼糟糕,却不得不站起身来,装作一副诧异的神情道:“庄姨,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参加节的啊,真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你……”庄姨一脸欣喜的回应着,正要进来,却嗅到一股浓烈的烟味,不由黛眉微蹙,停下了脚步。

    张唯赶紧掐了烟头,忙道:“这里不大方便,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庄姨欣然道:“可以啊,我已经用完餐了,对了,我就住在这家酒店,到我房里去坐坐吧。”

    张唯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随着庄姨向餐厅外行去。

    没走几步,张唯就瞧到两名身着西装的亚洲籍男子缀了上来,张唯暗暗提高警惕,但当他瞥清楚两名男子别在西装上的领徽时,分辨出是国安众多的识别徽章中的其中一种,而且,张唯还认出其中一名西装男子曾在任青的别墅内驻扎过,心里顿时一松。

    看来,文可欣被威胁的案子没有告破,国安的保卫措施还没解除,不但在继续保护文可欣,连带她身边的庄姨也采取了保护措施。

    那名国安人员似乎认出了张唯,只是不声色的打量了张唯两眼,并没有上前阻止张唯跟庄姨并肩走在一起。

    张唯到了门口,向侍立在门口的侍者交代了一下,让那名侍者到包间去招呼母老虎她们用完餐后自行回房。

    跟庄姨步出餐厅,张唯却没瞧到文可欣的身影,心里微微有些奇怪,却是不好开口相问。

    进入电梯时,令张唯讶异的是,庄姨竟然摁下了楼数字键,正是张唯跟母老虎等人下榻的楼层,张唯瞧在眼里,唇角不由出一丝苦笑,没那么巧罢?

    电梯很快到了楼,顺着铺着厚实地毯的走廊一直向里,途中还经过张唯所住的20房。

    走廊尽头号房间,张唯曾在查询过这层楼的布局,01独门独户,属于酒店的顶级豪华套房。套房门口侍立着一名侍者跟一名别有国安徽章的西装男子,待庄姨跟张唯走到近前,不用庄姨招呼,那名侍者殷勤打开了房门,而那名西装男子却是眼神犀利的锁定了张唯。

    “张先生请。”

    庄姨比了个请的手势,言语神态很是客气。张唯微微笑了笑,也不跟她客气,当先走了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房间,入眼就是一间宽敞豪华的大客厅,地下铺就着厚厚的地毯,一组环形真皮沙发摆放在客厅中央,沙发前放置着一张宽大的水晶玻璃茶几,壁端挂着水粉画,间或点缀着几样精巧的花饰,透过客厅后的落地式玻璃,能欣赏到蔚蓝的大海,整个客厅装饰豪华高雅,今人赏心悦目。

    缀在身后的两名西装男子却没跟进,待那名侍者顺手带上房门时,张唯瞥到那两名西装男子进了隔壁的客房。

    走到那组真皮沙发旁,庄姨招呼张唯坐下后,问道:“张先生,喝点什么?这里有茶,饮料,还有咖啡。”

    张唯很随意的道:“喝茶行了。”

    “法国红茶怎么样?”

    张唯笑着点了点头,趁着庄姨泡茶的功夫,张唯左右瞧了一眼,只见客厅一侧的两道门关闭着,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

    张唯看似随意的问道:“庄姨,你是什么时候到的戛纳?”

    “昨天到的。”庄姨一边说着,一边把精致的茶壶放到饮水机前。

    “你一个人来的吗?”

    “当然不是,可欣也要来……”庄姨泡好茶,把茶壶跟杯子放在托盘里。

    “哦,文小姐也来了?”张唯故作讶异的问道,暗地里却长长的叹了口气。

    “还没呢,她明天才到。”

    张唯一听,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看来,明天一早就得走人了。但转念一想,张唯又有些头疼,明天文可欣知道自己在戛纳却不跟她见面,不知道她心里会怎么想?她一定会生气吧?

    这时,庄姨已沏好红茶,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当她把两个精美的瓷杯放好,弯腰沏茶的时候,那低低的领口很显眼的出一抹雪白,晃眼一瞧,还能瞧到那深壑的沟。

    春人,张唯瞧得心里一阵欢跳,只是他不好意思窥视,茶一沏好,赶紧端起杯子掩饰一下那控制不住的眼神。

    庄姨似乎没察觉到胸前的春色隐,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很自然就挨着张唯身边坐了下来。

    庄姨今儿打扮得颇为养眼,如云的乌发高挽,黛眉清扫,那双水汪汪的美眸顾盼之间,妩媚勾人。修长白暂的脖颈点缀着一串珍珠项链,高贵、雅致,一袭黑色雪仿纱长裙将她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的白皙细嫩,裙摆下出线条优美的小腿,一层薄薄的肉色轻贴肌肤,散发出淡淡的光泽,凭添几分。

    距离太近,她身上散发的香水味似兰似麝,那芬芳诱人的香气一个劲的朝张唯鼻子里钻,轻嗅一口,不但好闻,还有点。

    像庄姨这种透着成熟韵味的女人,看似端庄优雅,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有种说不出的风情。嗅着庄姨身上好闻的女人香,张唯竟然没来由的有了丝男人的冲动。

    唇干舌燥间,张唯面前的一杯茶很快饮尽。庄姨持起茶壶姿势优雅的为他添满,放下茶壶,庄姨眼波流转,眼带笑意的轻声道:“张先生,好久没见面了,真没想到会在这碰见你,你怎么会到这戛纳来了?”“呃,这次是公司派我来出差。”张唯随口回道。

    “出差?那……你的事办完了吗?”

    “办完了,明早就准备回国了。”

    庄姨微微一怔,忙道:“明天回国?可欣明天就要来戛纳,你不跟她见一面吗?”庄姨说到这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接道:“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没你的消息,又配资开户 不到你,可欣在我面前可是经常念着你……我想……你应该知道可欣对你的心意,既然你人在戛纳,你就不能为她在这里多待几天吗?”

    自从张唯在可欣的别墅里住了几天后,庄姨对张唯多少有了些了解,而且经过那晚跟他在床上的暖昧接触,她已经对他没了成见,而且,她也瞧出了文可欣对张唯的感情,以至于今天在异国他乡碰到张唯,惊喜之余,她也不再从中作梗。

    对于庄姨的话,张唯心里很是无奈,只得装作一脸为难的道:“庄姨,这次我已经出来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也很想跟文小姐见上一面,但先前公司跟我通了电话,让我早点赶回去,而且机票已经订好了。”

    庄姨听他说完,有些没好气的瞧了他一眼,嗔道:“机票订好了可以退嘛,又不是多大的事情,你这人也是,一走连音信都没有,这次好不容易在国外这么远的地方碰见了,你就不能将就一下可欣?枉人家可欣经常念着你,你做人讲点良心好不好?”

    “呃,这个……这个实在是……公司催得急……”张唯结传巴巴,实在是找不到好的说辞。

    庄姨白了他一眼道:“你少拿公司来说事,你们董事长不就是任青嘛,她女儿蓝冰跟可欣是好朋友,任青跟我的关系也不错,我这就跟她打个电话,让她放你两天假,我还不信她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了。”庄姨嘴里说着,起身就要去拿手机。

    跟任青通电话?那还得了?张唯不由头大,见庄姨起身,想也不想的赶紧手一伸,就拉住了庄姨的胳膊,顺手还轻轻的拉了一下,想阻止她打电话。

    庄姨被他一拉,虽然他力道不大,猝不及防间,她的身子还是失去了平衡,庄姨嘴里不由发出一声娇呼,娇躯顿时向张唯身上倒去。

    一阵芬芳诱人的香气扑鼻,张唯眼瞅着庄姨香喷喷的身子向自己倒来,另一只手赶紧揽住她的腰身,拉着她胳膊的手撑了一下,但他的力却不敢使大了,加上她身上穿的雪纺纱有些滑手,手心一滑,不但没挡住,还加速了她倒向怀里的速度。

    就这么一瞬间,庄姨那温润喷香的娇躯就倒在了他的怀里,那两团充满弹的饱满双顿时压迫在他胸膛上,感觉清晰至极。

    庄姨一阵惊慌失措,喘着香气,双手忙乱的搭在他肩膀上,挣扎着想撑起身子。

    与此同时,感觉到胸前那充满弹压迫的异样,张唯心里也是一阵慌乱,双手连忙掐在她的纤腰上,想帮助她起身。

    庄姨只觉掐在腰间的那双手传来的热力,又酥又麻,心跳怦怦,说不出的异样,一丝酸软无力感传来,她喉咙里不由发出一声嘤吟,手上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庄姨大羞,娇嗔出声:“你,你别弄我腰……”庄姨嘴里嗔着,腰肢似乎难耐的扭动了几下。

    张唯身子向沙发靠背靠去,想跟她保持点距离,同时赶紧松手,但这手一松不要紧,庄姨的身子顺着他后靠的身体软锦锦的伏在他的怀里。

    怎么会这样?张唯心跳怦怦之余,还有些哭笑不得。

    以张唯的身手来说,怎么可能扶不起一个女人的身子?按照常理,这种低级错误绝对不可能犯在他手上。但万事都有例外,他似乎矜持过度,绅士过度,也似乎太顾忌跟她之间的肌肤接触,手上不敢使劲,一不小心就造成了这种极其尴尬、极其暖昧的意外。

    此刻,沙发上这对熟女少男的姿势极其的不雅,女上男下,只见庄姨的双手无力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整个娇躯就那么软绵绵的趴伏在他怀里,两人就这么大眼看小眼,鼻尖几乎触及到一块儿,两人气息交织相闻,似乎都能感觉到对方欢快的心跳,当真是亲密至极,暖昧至极。

    一时间,客厅里气氛微妙,陷入了安静,针落可闻。

    “臭小子,你,你故意的……”庄姨嘴里吐着香气,脸蛋泛红的娇声嗔道。

    倒塌,这纯属是意外!张唯心里忒冤,瞧着庄姨那双带着一丝妩媚嗔意的美眸,当真是勾魂夺魄,张唯心都快跳到嗓子眼。

    庄姨瞧张唯那木讷的样儿,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嗔道:“喂,占便宜占够了,还不扶我起来……”

    张唯“哦”了一声,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上她的纤腰,但手刚碰触到她那温润的纤腰,庄姨的身子却是一颤,腰身不堪般的一阵扭动,嘴里还娇声低呼:“不要,不要碰我的腰,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