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国际

当前位置:股票配资 > 玄幻魔法 > 异武星尊

正文 大结局:后会有期

    古凡盯着那弑天魔君叶璇玑手中的黑铁片看了许久,然后指着铁片上的“天”字篆文,陡然惊道“这个,我也有一块乃是我当初在禄水畔练剑时,险些被惊骸剑反噬,一人救下我后留下的,师尊您怎么也有一块”

    叶璇玑笑道“当日救你的,是杨青枫那个家伙,我们都是受人之托,护你一程,每过一程待到交接时,便要把这铁片给你,待到四块刻着“天地玄黄”四个字的铁片汇聚,配资公司 你前世今生的一切谜团都会解开。”

    古凡听得叶璇玑的话,不禁一愣问道“我的前世不是北斗星皇吗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弑天魔君叶璇玑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道“是啊,这些秘密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那人要我在今日让你准备举霞飞升时告诉你,谁知你竟要滞留人界,他倒是算错了”

    古凡听得弑天魔君叶璇玑这么一说,心里反倒对这位能够测算自己命运的神秘人物异常地感兴趣起来,他竟然连弑天魔君叶璇玑,杨青枫这样的人都能够请动来为自己保驾护航那究竟会是何方神圣

    古凡刚想开口去问,弑天魔君叶璇玑已是笑道“你不必问我,待到这四张铁片汇聚时,一切自然真相大白。另外两快铁片,一块在历代星皇手中,现在应在大内府库里,另外一块应是在儒门传人晁天瑞手中,耀武星皇的是“地“字铁片,晁天瑞的是”玄”字铁片,你手中那杨青枫给你的应该是“黄”字铁片吧“

    古凡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师尊,那集齐四块铁片之后,又当如何做”

    弑天魔君叶璇玑回答道“你可还记得当初你坠落山崖,得到那弑神斩魔剑的地方吗”

    “西郊”古凡陡然一惊,自己前世今生的奥义,竟然与那来历神秘莫测的弑神斩魔剑有关

    弑天魔君叶璇玑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为师走了。你是这个纪元的天命之子,又是星尊主,你不愿举霞飞升,即便是那天界之上的人也拿你没有办法,但为师奉劝你一句,莫要因小失大,知道吗”

    古凡点了点头,对着弑天魔君叶璇玑拱手道“徒儿谨记师尊教诲。”

    弑天魔君叶璇玑笑了笑说道“你这家伙,就是嘴巴甜。”说完,身影一晃,竟是化成了一道彩虹,从窗外飞了出去,一晃便在天际消失了。

    古凡在送走了弑天魔君叶璇玑之后,合上窗户,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弑天魔君叶璇玑所说的话,必定是对古凡有益的,他也许说的很对,世间没有万世的太平,也没有永恒的王朝,商周,乃是强秦都一度强盛过,但很快就又衰弱,天下又陷入了纷纷扰扰之中,自己这般执迷于人道,而耽误举霞飞升,是否不值得呢

    但古凡很快又想起了自己当初突破星尊之门时,对星尊之门后,神秘莫测的天道主宰说的话。“我不屑于去做什么天道的主宰,在世俗中,我就能够帮孝文星皇创造出一个盛世来,虽然你可能并不愿意看到,但我只能说,这件事,由得我,却是由不得你”古凡想到这里,心中就泰然了,即便举霞飞升到天界,成为了天道主宰,也是违背自己本心的所为。这时,古凡的心境已经有些接近于晁天瑞那般的儒门修士了,而且他所发的宏愿就是以一己之力,为天下苍生开万世太平,也正是这个宏愿,他的力量才会精进的如此之快,若是对他自己的本心起了怀疑,轻则修为倒退,重则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古凡不禁在心里微微打了一个寒战,站起身来,走出门去,对仆人吩咐道“备马,去兵部衙门”

    待到古凡来到兵部衙门时,早有小吏在门口迎接古凡了。那兵部小吏对着古凡深深鞠躬行礼道“持国公大人,尚书大人已经在内厅等您了。”

    古凡微微一诧异,心中琢磨晁天瑞怎么会知道自己要来。

    快步走进内厅里,却见晁天瑞一身儒服正盘腿坐在蒲团上,房间里烧着的是兽形的檀香木,香气氤氲。

    “尚书大人”古凡才跨进门,晁天瑞就睁开眼睛来,笑着对古凡说道“持国公前来,蔽所蓬荜生辉啊”

    古凡笑了笑,便在晁天瑞对面的蒲团上坐了下来,正要开口,晁天瑞却先开口说道“持国公可是为了那玄字铁片而来”

    古凡闻言,不禁诧异道“尚书大人怎么知道”

    晁天瑞笑道“当初传给我儒门这铁片的人,便说是今日要我们将这铁片递给持国公您的,这话已流传数百年了,我岂能忘了”

    古凡顿时又吃了一惊,却听得晁天瑞说道“持国公,将这铁片给你,我的心愿也就了却了,可以安心离去了。”

    “什么您您这是”古凡听得晁天瑞这样说,不禁觉得心头一颤,长久以来,晁天瑞对他都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如今他竟然要离开了吗

    晁天瑞见了古凡惊讶的表情,缓缓说道“持国公不必难过,我听说持国公为儒门在鸿蒙宇宙中创造了一个世界,我举霞飞升,便是要去那里,传播正统的儒门教化,早日实现首圣仲尼让人人闻道的理想啊”

    “这”古凡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晁天瑞又笑道“我在这个世界,所做的已经足够了,既然你的那个世界更需要我,我又有什么好顾惜的呢回去吧持国公,请您为此事保守秘密,切不可告诉其他任何人,好吗”

    古凡闻言,也只能微微点头,说道“请您放心吧,古凡必定守口如瓶”

    晁天瑞点了点头,指了指那香炉说道“铁片就在香炉中间的暗格里,机关就在香炉的左脚,持国公自己去取一下吧”

    古凡站起身来,移动了一下香炉的左脚,果然看见了一个机关暗格,轻轻一按,香炉里便弹出了一个金属的抽屉,里面依旧是一张黑铁片,上面用古篆文写着一个“玄”字。就在古凡转过身来,准备向晁天瑞告别时,陡然间却发现面前的当世大儒,已没有了任何的生息。他端坐在蒲团上,就像是在冥想中睡着了一般。

    古凡叹息了一声,走到晁天瑞的面前,跪下来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带上房门,离开了兵部衙门,上了马车,朝着皇城驶去。

    在天璇殿里,古凡看到孝文星皇星傲尘,向他陈述了铁片之事,孝文星皇便说皇室的确有历代传下来的铁片。立刻喊来了大内总管魏贤进,领古凡去了大内府库,很快就在耀武星皇的遗物中,找到了那最后一片的“地”字篆文铁片。

    古凡此时将四块铁片取了出来,正要拼凑在一起,那四块铁片竟是相互吸引,自己连接了起来,随后“天地玄黄”四个篆文古字逐渐消散隐去,取而代之的是另外四个字“天命在我”

    就在古凡诧异之时,在他的面前,一团氤氲的白气从铁片之上升腾起来,渐渐地化开为一行小字十二月二十日,西郊悬崖再会

    待到古凡读完,那白烟竟是立刻消散无形,直如没有出现过一般。

    孝文星皇看到古凡走出大内府库时,心事重重,不禁走上去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古凡点了点头说“找到了”

    孝文星皇拍了拍古凡的肩膀道“那怎么还闷闷不乐的”

    古凡苦笑了一下说道“陛下多心了,我只是有些心烦罢了”随后他对着孝文星皇行了一个礼,便转过身,朝着皇城之外走去了。

    孝文星皇星傲尘看着古凡的背影,微微皱眉,觉得古凡似乎有些异样,却又说不出来究竟奇怪在了哪里。

    但好在这一对君臣向来不疑,这也是持国公古凡与孝文星皇成为后世君臣榜样的原因所在。

    回到府里之后,古凡一宿没有休息,因为明天就是十二月二十日了,这绝世强者竟是将一切都算计到了那他究竟会是谁从一开始古凡得到奇遇,获得弑神斩魔剑,遇到浣灵月开始,难道一切都在那人的算计之中吗若是如此,他又是何方神圣

    古凡转念一想,又皱眉道“若是如此,岂不是我一直都被人蒙在鼓里吗”想到这个人选,古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神秘莫测的天道主宰,但从古凡突破星尊阶时,对方诧异的语气,他就排除了这种可能,因为那种语气是装不出来的

    那除了这天道主宰,又会是谁呢能够将铁片交给杨青枫,交给弑天魔君叶璇玑,交给儒门首圣仲尼,再交给历代星皇,究竟是谁人有如此的能力呢

    古凡越想越没有头绪,竟是有些烦恼地一宿未睡,第二天清早便带着那铁片,一个人骑马前往了西郊,来到了自己当初坠落,误入结界,获得弑神斩魔剑的地方,下马之后,纵身一跃,那铁片竟是悬浮了起来,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山谷里的迷雾都驱散了开来。在古凡眼前的,正是当初那个他曾经进入到的结界世界

    古凡迫不及待地落了下去,荷塘依旧,石壁依旧,但唯独那原本应该坐着一具骷髅的地方,却端坐着一名身穿黄金锁子甲的男子,正眯着眼睛看着古凡。

    古凡定睛一看,顿时大吃了一惊,因为那男子的容貌竟与古凡一模一样

    那金甲男子看到古凡诧异的模样,未等古凡开口,便先说道“古凡,你来了”

    古凡先是一愣,随后对那人问道“你是谁为何有与我一模一样的容貌”

    那金甲男子闻言,笑道“古凡,你且听我说一个故事,如何”

    随后那金甲男子娓娓说道“我本是一名下到人界执行任务的神将,后来因为入世太深,沾染了红尘无法回到天界,所以化而托生成人。当时我转世在了一个边陲小国,几票使得西域的一个小国灭掉了怏怏大周朝,成为了天下正统。”

    这一段历史,古凡在天魔宝鉴中就曾经读过,立刻脱口而出道“你是强秦始祖帝政难怪史书说强秦得上古魔神之助,建立了无上强军,竟是如此“

    那金甲男子停顿了一下说道“你且听我将故事说完再下结论。“随后他又说道”然而我在处理宗派之事上过去极端,所以我被宗派修士暗算,封印于此。当时最强的两个宗派天剑宗和冥王殿的掌门都是星尊强者,闯入这个结界,想要毁掉我的尸骨,却不曾想到我被他们封印数十年,力量没有丝毫的减少,所以他们只是抹掉了我在石壁上留下的字迹,即被我擒住,冥王殿掌门被我击杀,炼制成了你身体里的弑神斩魔剑这件绝世法宝,天剑宗掌门则被我抹去记忆,隐匿了她的大部分修为,使她以为我是他的父亲,安心为我守墓,也就是你所知道的浣灵月“

    说到这里,古凡已是面色惨白,他哪里能想到,这弑神斩魔剑竟是当初冥王殿掌门的一身精血修为所化,而自己的夫人浣灵月竟是上古天剑宗的掌门人难怪浣灵月会使剑宗的武技

    那金甲男子似乎是料到了古凡会吃惊,于是继续说道“我虽被封印,但却依旧风闻很多世俗的事情,如我被封印之后,后继者做得并不好,很多地方强秦的法律也太过苛刻,甚至可以用暴政来形容“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于是我就毁弃了自己的肉体,魂魄遁出这结界,转世为人,成为你所知的北斗星皇亲手推翻强秦,建立一个更好的王朝。我自己的王朝,可不希望毁在别人的手里“

    “什么“古凡如今更是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帝政与北斗星皇是同一个人北斗星皇又是古凡的前世这,这岂不是说

    金甲男子看了看古凡,惋惜道“只可以后来,我的修为虽然达到了星尊之上,却无法飞升,因我在拓土开疆之时,曾经犯下一件错事。那就是因一己之私,毁去一个人一世幸福,天道恢恢,报应不爽,所以我的代价就是要被那人追杀三世。”

    古凡闻言,点头道“你所说的,应是那冥王殿的黑袍鬼士澹台桀吧”

    金甲男子回答道“他的名字有很多,但应该是他无疑。所以我转世为古云,接连被他追杀了三世,直到你成功将他渡化,我方才满了那三世报应,得意重回天界”

    古凡听到这里,不禁皱眉道“那你现在”

    那金甲男子朗声笑道“跟你说话的只是我在人界的一尊投影而已,其实,自你击杀了那人之后,我的魂魄就已经举霞飞升了。只是你我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我若是不告诉你一切原委,岂不是会让你苦恼一生吗”

    古凡听得那金甲男子的话,不禁正色问道“那我跟你,是一个人吗”

    金甲男子站起身来,看着古凡说道“若是严格的说,我既是帝政,又是北斗星皇,又是古云,又是你古凡但我又不是你,因为前面三个,都只是我在不同时期担当的不同的角色而已,而你不同,你只是我从古云的身体里分出来的一缕神识,化为的人,时至今日,你成为了你所在纪元的天命之子,又成就星尊主业位你与我已完全不一样了”

    “那我会与你一样吗”古凡不禁追问道。即便他已是星尊主修为,在面对那金甲男子时,哪怕对方只是一尊投影,依旧让他在心中产生了发自心底的敬畏之感。

    谁知那金甲男子摇了摇头,对着古凡说道“不,因为你历经磨难,心性境界,都已经远超了同时期的我,你不会与我一样,你只会比我更强”

    古凡闻言,长舒了一口气,正要再问些什么,却听得那金甲男子有些不舍地看了看古凡说道“好了,古凡,我得走了。”

    “等等”

    那金甲男子走到了古凡的身旁,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担心,我们会再见面的。古凡,在天界,我们后会有期”

    古凡感受着那来自天界的投影,一只手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温暖,陡然感觉到了一种血脉相连的默契之感,他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与自己有着同样容貌,有着千丝万缕配资开户 的金甲武者,沉声回答道

    “好,我们后会有期”

    异武星尊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