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国际

当前位置:股票配资 > 都市言情 > 星级猎人

正文 第四二巅七章 又一个巅峰(完)

    上方有人正陈述着西林的罪状,这其中将贝索尔说得相当无辜,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肯定会觉得贝索尔是一个和蔼可亲,为星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歌可泣的人物。

    宣读罪状的还是个熟人,前不久西林去第六军团的时候还见过这位。

    第六军团秘密实验基地的首要负责人格莱尔。

    想一想,当年军团里面派进去“奇迹”做内应的人中,为什么其他人都失败了,只有格莱尔成功不仅成功,还碰巧带回了一只完好的“梦貘”

    不过,“梦貘”事情已经过去,现在格莱尔真正的立场已经明了,他就是为贝索尔服务的。

    这种虚伪的语句还能面部变se地读出来,格莱尔的面皮够厚。不过,西林并不觉得面对这种“罪状”有多难堪,觉得难堪的应该是第六军团的军团长卡其拉。

    显然,格莱尔站在这里宣读罪状,并没有经过卡其拉的同意,甚至,卡其拉都未必知道格莱尔会出面做这种事情。

    军团高层的很多人都知道格莱尔是第六军团的人,深得卡其拉的信任,此刻的情况显然大家都会联想到卡其拉身上,既然格莱尔都站在这里了,卡其拉肯定也就站在西林的对立面。不过,之前卡其拉一直都没表态,现在

    西林看过去,卡其拉面se铁青,如果可能的话,卡其拉估计会直接奔过来将格莱尔捏死。

    卡其拉是真没有想要滩这趟浑水。或许在这之前他确实想站在对立面逼西林交出“捷径”通道技术,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牵扯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卡其拉并不想跟那些人起冲突,原本他是准备到最后弃权的,没想到格莱尔竟然会冒出来

    卡其拉面se不善地看了看几个政界的老家伙,哼了一声。

    西林没有听那些公式化的东西,他注意着周围的磁场变动,已经感受到熟悉的变化频率了。

    当然,为西林辩驳的人也有很多。隆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了一位资深参议员,一向不动如山老神在在的参议员阁下被骂得面se由白转红由红转黑,偏偏还不好反驳,他知道这种时候不能多说,多说反而会被对方找到空子,所以直接沉默应对。

    隆身后的贝尔杰特小老头急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拉了隆好几下,但是屁用都没有,隆大少几乎将憋了着二十多天的话全都骂了出来。而且难得的条理清晰思路严谨,用词也比较专业。也更气人。

    奈特他们几个没有发言权,但是不妨碍他们助威,一个个手掌拍得啪啪的,专门将扩音器调大,使劲地拍手掌。

    虽然有这么一段时间比较吵闹,但是那几位坐在高层的重量级人物并没有发言,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小孩子的吵闹,来这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了自己的选择。所以,吵不吵都是一个结果,何必自降身份跟小辈们吵

    站在司皇身后的翩火皱眉看着这一切,情况好像并不太好,至少从隆引发的这场争论中那些人的表现来看,支持者过半数还是有点悬,就是不知道那些到现在没有任何显露感兴趣表情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司皇倒是没心思听这些小孩子们吵架。打了个哈欠之后,他看向隐无赦那边,那家伙正在跟他的宠物老鼠分吃一桶冰淇淋,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据司皇所知。隐无赦对于西林还是很看重的,但是到现在隐无赦也没什么大的反应。

    正跟隐无赦抱着大桶吃得专心的小冰淇淋突然耳朵动了动,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这栋建筑的上方,或者说,是透过这栋建筑的顶端看向外面某些东西。

    “怎么了”隐无赦咬着勺子问道。

    静静感受了一会儿之后,小冰淇淋动动耳朵,“那只肥猫来了,估计还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

    星球上的监测站也检测到星球周期区域的磁场变动,而且变化越来越大,只不过现在正是审判的时候,不好去打扰那边的人,所以站长只是让人多做点防卫措施,将消息压下了。

    审判所内,争论已经过去,到了投票决议的时刻。

    投票持续的时间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是留给各个参审人员仔细考虑的,不过,一直没有动静的这些人并不是要考虑,他们只是想在最后的时刻投票,出于谨慎,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将手上的票投出去,而一开始就立刻投票的人,其立场却是相当之坚定的。

    时间慢慢过去,所内的气氛有些怪异,隆他们都显得比较紧张,但是相对的,另一边的人却感觉无所谓。还有一部分人带着忐忑,毕竟,选择之后,肯定会得罪另一方人。虽然说的是投票不透明,但是谁都知道,只要有手段,什么都能弄清楚。

    过了半小时的时候,投票的人不到五分之三,还有那五分之二的人坐在那儿等着。不过暗地里,已经有人在相互配资开户 ,催促投票了。

    四十分钟的时候,最在上层的那几位察觉到不对劲,他们立刻配资开户 了外面的一些人。听到那些人的汇报,上层的决策者们一个个紧皱着眉头,一看就知道现在的问题相当严重。

    “这应该只是偶然现象,而且现在的磁场异动虽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超过jg戒线,应该很快会过去”

    监测站站长的话还没说完,磁场的异动突然变得猛烈,短时间之内飙升到一个极度危险的范围,足以让整颗星球上的jg报都拉响到最高级,而星球上的jg报声刚响起没多久就全都哑了。不仅仅是这些jg示设备,包括照明。通讯等等电子机械设备全都开始出现异常。审判所内的金se照明灯开始闪烁,控制气流和气温等的设备也渐渐失去其功能。

    所内有些气闷,燥热,毕竟围着这么多人。

    一时间,这里面的人都开始恐慌了。到底怎么回事以前也没出过这样的事件

    坐在最上层的三位天诏立刻下令将审判所的顶部打开,就算是要逃生,顶部也是最大的逃生口。

    金光光芒闪动着的审判所上方开启之后,里面所有的照明全部熄灭,所内所有的通讯设备彻底瘫痪,所有电子机械此刻集体罢工。显示屏上一片乱码。

    而这些并不是众人所注意的重点,重点在上空。

    此刻这边是白昼,但是天空出现的那个漩涡在这片天空却异常显眼。如星云一般璀璨的漩涡,感觉近在眼前,却无法触及。

    其实漩涡离这颗星球还有点距离,但是由于这个漩涡太大,不论是在那五颗卫星星球之上的人,还是在这颗中心星球上的人,都感觉自己所在的地方即将被这个美丽却又让人惶恐的漩涡吞噬一般。

    现在他们也不去理会西林的事情。在他们心中,西林的事情相比起眼前的情形来。简直不算什么。

    不过,还是有人注意西林,比如翩火和隆他们。原本,他们是想劝西林找个机会离开的,他们通过一些渠道知道现在已经投票表决的人里面,支持西林的人并没有超过半数,最然很接近,也还有一些人没有投票。风险太大,如果可能的话。不如趁机会直接跑了算了。但是当他们看向西林的时候,发现这个等待审判的人正安静坐在原地,嘴角微微拉起,看向天空的眼睛带着笑意。

    隐无赦摸了摸小冰淇淋头上的一撮毛,问道“那是什么捷径的通道吗”

    小冰淇淋正睁大眼睛看着那边,听到隐无赦的问话,便答道“应该是。不过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却并不完全是那个漩涡。那是机械语辐she频,制造者不止一个,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那只肥猫。”

    现在审判所内的人已经纷纷从里面出来,来到审判所周围的广场上。

    审判所周围有一片宽阔的广场。名为“金se广场”,并不是因为这个广场本身是金se,相反,这个广场地面铺的材料并非金se,只不过,这种特殊的材料会将审判所的金se光芒反she,而反she的金se光芒就像是悬浮在这片广场上一般,如同神话中的神圣之地。

    虽然没有了一些电子投影仪和光屏显示,但是众人也有其他手段能够看到星球之外的太空的景象。

    而当审判所的人陆续出来的时候,那个星云点缀的巨大漩涡中,飞出来了一艘并不大的星舰,相比起这个庞大的漩涡,这艘星舰实在是太过渺小。

    当大家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时,对于这个从漩涡中飞出来的飞行器就格外注意了。而且,这艘飞行器对于很多人来说还很熟悉。

    急先锋十一分队的zi you舰

    “他们开启了捷径通道”

    这是知道内幕的人见到十一队星舰的第一个想法。

    而此刻的安吉尼亚,与其他人或惊奇或恐慌的感受不同,她有些紧张,有些激动,控制不住的激动,她总觉得,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只不过,还没等众人对于这艘星舰的出现发表多少看法,紧接着在十一队的星舰后面,一个巨大的舰身出现,前面那艘小星舰相比起这个大家伙来,就像是小渔船和豪华客轮的差距。

    庄严,华丽,无法掩饰的奢华,还有那种不可忽略的气势,无一不显示着这艘庞大星舰的特别。这并不是星盟所具有的星舰,外观上就能看出来,而最让人震惊的还是这艘星舰上的一个标志。

    很多人在看到这个标图之后都望向安吉尼亚她们金朔的人那边,因为在安吉尼亚、原晟以及原星福和原星吉身上都带着这样的标徽,这个标徽在金朔标徽的旁边,如果是平时,人们肯定只会去注意金朔的标徽,对于金朔标徽旁边的这个小一些的标徽不会去在意。但是现在,一群人齐刷刷看向安吉尼亚那边,有人已经私下里开始议论了。

    如果说新出现的这艘星舰与金朔的人没关系,打死他们都不信

    普丽萨看着那个庞大星舰上的标志图,再看看那边安吉尼亚开始发红的眼圈和微微颤抖的身体,能够让这位金朔的“女王”阁下如此失态,想必是配资公司 那个人的事情。那个s星区老一辈人口中“废物”、“吃软饭”的男人,终于回来了么

    这艘庞大星舰仅仅只是个开始。

    随着这艘庞大的星舰现身之后,陆续又有一艘艘与之同样的庞大星舰出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之稍小的战舰出来,与星盟众多战舰外观上有很多不同之处,带着张扬的华贵,用隆此刻内心的话来说,那就是“泛着一股子贵气和庞大财力、人力的牛逼气息”。

    这些一看就是同一个势力的,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人力和财力,该是怎样的人

    一艘艘星舰出来,围绕着这颗中心星球,分布于太空之中。

    到底有多少艘呢众人已经忘记数了。只知道放眼望去,天空密密麻麻的。并且没有任何一艘比最开始出现的十一队的星舰小

    在星球上的人还好,只看到局部的情形,星盟太空巡逻舰队这边的人是看得最清楚的,而他们现在一个个目瞪口呆,有些发憷。这样的舰队太大,而且这样的气势太过具有压迫感,再加上如此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一时间谁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反应。

    三位天诏他们拥有另外的通讯渠道,与太空站的人配资开户 了一下之后。便对另外几位决策者说道“对方要求约见最高长官。”

    说完三位天诏还算淡定地扫了安吉尼亚那边的人以及一群士兵守着的西林那里,然后他们身上就突然光芒一现,下一刻三人被铠甲所覆盖,这让他们看上去整个人都扩大了一倍,但却没有任何违和感。

    没等人看清楚特属于天诏的战甲,影子一闪,三位天诏就消失在这里。

    西林看着三位天诏消失的方向。他好奇的是那三位身上的战甲,那就是天诏特有的战甲,而且,能够拥有这样的速度、控制这样的战甲。没有极好的身体素质是不可能驾驭得了的。就比如在同样穿上这身铠甲的情况下,辞堇成的移动速度和这三位天诏相比,肯定会是“龟速”。

    这就是差别。

    没过多久,一艘众人从没见过的飞行器飞过来降落,能够在这个时候降落到金se广场上,肯定是征得了三位天诏的同意。巡逻舰队和金se广场的士兵们也没有动手,但都jg惕地看着这艘飞行器,不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命令,显得格外紧张。

    飞行器降落之后,舱门开启,一个影子闪过,冲向西林那边,快得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守在西林守卫的那些士兵刚抬起的枪就断成几节,回过神来,发现是一只胖乎乎的灰猫。

    冲过来的灰猫围着西林转了一圈,没发现西林受伤被虐待之后,也就开始露出原形了,跳到西林肩膀上,勾着尾巴开始得瑟表功,而且十一队的人现在都没能立刻过来,那三个穿铠甲的没松口,不让进。

    灰猫可不管那些,跟着岚萨的人就一起过来,反正那三个穿铠甲的看到了也没说什么。灰猫觉得这是因为自己面子大,属于特例嗯,继续得瑟

    窝在隐无赦那边的小冰淇淋看着那个屎胖子又开始得意忘形,嗤了一声,“德行”

    很快,众人注意力重新放到飞行器那边,因为那里面有人出来。

    两队护卫兵,他们身上穿着的军装是不一样的,一队是岚萨皇家军队,一队是特属于三王之一原家的护卫。岚萨皇家军这边的护卫兵带头的是土巴。

    很难得这一次土巴居然会穿上岚萨皇家军的军装,西林以为土巴他们会一直以暗地里的作战状态存在。

    要说土巴穿上岚萨皇家军队的军装还是拜西林所赐,知道有“捷径”的通道技术之后,土巴以及原本作为暗中作战部队见不得光的一批人被重新编制,组成了一个外交部队。

    两队人出来后分别站在舱门的两边。在这之后,一个身影出现,从容而优雅地走出来,面带着无害的亲切笑意。

    西林的眼角抽了抽,关风怎么会跑过来

    在关风身后,一个年轻人跟着走了出来,没有任何怯场,不过相比于关风,他眼里多了新奇的意味。扫了周围一圈,视线在西林身上顿了顿。咧嘴朝西林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向其他人,视线最后停留在安吉尼亚那边。然后,就径直朝那边快步走过去,要不是为了贵族的礼仪,他早就撒开脚丫子奔过去了。

    “二naai,闻名不如见面哇”

    星盟众人“”二naai

    原星明用的是蹩脚的星盟通用语,不过众人还是能够听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为了跟着原野过来,原星明可是发奋去学习了的。在附校也没这么勤奋过。

    原家的护卫们跟随在原星明旁边,而且看向安吉尼亚和原晟他们的眼神带着善意和敬意。

    关风没去打扰他们原家的人交流感情。抬脚朝西林那边过去。

    “啧,你在这边混得还真是惨哪”

    关风用的不是岚萨语,而是正宗的星盟通用语,不同于原星明的蹩脚发音,关风说得很流利。估计为了过来,关风也下了不少功夫。

    西林撇撇嘴,关导您注意点场合,至于笑得这么开心吗

    原野现在在和三位天诏交涉,没有能立即过来。毕竟他是这一次过来的舰队的最高长官。

    没多久,决策者们通知参审的人员,审判延后。这让大家心里松了一口气,很多人在见到这样的情形之后就开始后悔了,形势急转,现在大家心中思量的角度也不同了。

    而星盟的决策者们在这个利益衡量对错的情境下,他们无法再去简单地对待西林。与岚萨的人接触得越多,就越了解西林这个人的能耐。而相比起岚萨这个并不弱于星盟的庞大帝国,贝索尔的影响力就直接被忽视了。新的时代即将来临,新的格局和机遇也将产生。孰轻孰重,每个人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审判延期三天,而在三天之后的对西林的审判里面,不出意外的,几乎全票通过“无罪释放”。

    在西林正式走出这个审判所的时候,隐无赦问他,“你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西林没说话,只是笑了笑,算是默认。

    在此之前,阿月他们就联合示堂对“捷径”的通道技术成功进行了完善和通道点定位,这也是西林配合过来被审的原因。他不想逃,他想用另一种方式来逼星盟的这帮老狐狸们改变态度,通道打开之前的庞大参审阵容是第一轮示威,通道开启之后,是又一轮更大的示威。

    西林想告诉那些决策者、那些明里暗里蠢蠢yu动的势力们,我西林不是你们能够轻易抓去当炮灰冠罪名的人

    没有十足的把握,西林不会过多暴露自己。任何机会都会被这些人抓住,并将自己这个潜在的威胁扼杀,还会连累十一队的人以及那些真心帮助西林的人们。等有把握的时候,一击必杀,不是更好

    而且,随着“捷径”通道技术打开局面,西林还会寻找除去岚萨和星盟之外的另外的星系。西林不想以后还被那么多人牵制,这一次事件之后,至少那些人再想从西林这里捞好处的时候还得仔细琢斟酌一番,猎人闯荡出来的成果不是被那些人拿来随便玩弄的。

    “如果没有赶到呢”隐无赦又问。

    “那就逼他们改判。”

    隐无赦嘿嘿一笑,“与其说那些人算计了你,不如说你们是相互算计。”

    摆了摆手,隐无赦召回正在跟灰猫吵架以动物形态相互咬毛的小冰淇淋,离开了审判所。

    西林再次看了看这个发着金光闪得晃眼的建筑,

    当“神圣”这个词不再代表着高尚的正义和救赎,发现事实比想象的更加残忍,“信仰”也会暗淡得让人绝望吧当年的司放,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出这个被整个星盟誉为神圣庄严的地方的呢

    上天创造了金属,也保留了矿渣。

    再庄严神圣的建筑。也是由人心来cao控的。西林希望,这栋建筑的金se能够保留那一份最原始的纯正。

    回过身,西林离开了最高审判所,穿过金se广场。广场上“浮”着的金光并不会因为有人走过就产生涟漪。

    西林走在这片“浮”着的金光之中,一步步远去。

    审判结束之后,半年内,岚萨与星盟建立外交关系。

    在双方建交不久,星盟军方的那份秘密名单上,西林的名字出现在极锋、蓝蝴蝶、塔迈尔、普丽萨和伽达之后,同时。在西林的名字前面,出现了一个星字标文。

    星盟与岚萨建交一年之后。

    七耀府。

    b星区的各个学府已经恢复平静,离开的导师们也陆续回归,大部分学生也都重新回到这里,一切逐步正常。

    七耀的学生都回来得很快,而且这一次还增收了许多人。

    随着星盟与岚萨的建交,七耀成为“学院交流计划”的首个试点学校,有交换生名额,现在谁都想争取。正因为如此。七耀的高层们现在都忙得焦头烂额。

    不过,有一位高层例外。

    莫衡即将成为七耀新的校长。只是,莫老爷子现在还在静养期间,没有正式上任。

    西林这段时间就呆在莫衡这里,上次莫衡感染病毒之后虽然及时注she完全抗体没事了,但那时候莫衡帮军团的人修战机和飞行器太过劳累,现在还没缓过来,毕竟年纪大了,劳累再加上病毒的感染,伤了身。后面接任校长之后肯定会很繁忙。不将身体调理好,西林和莫擎都不放心。

    莫衡新获得的一个工程项目,西林趁现在的一段空隙时期帮莫衡的工程项目开个头,到时候莫衡接手指导起来也能够更轻松一些。

    这个工程是莫衡和关风联合建设起来的,西林作为这两位的门生,肯定得帮忙不是

    这天上午,西林在连续工作两夜从实验室工作区那边回来莫衡在七耀的别墅的时候。莫衡正和两个人聊天聊得兴致勃勃。这两人人,其中一个便是关风,关导最近也一直留在这里,与莫衡商谈新项目的事情。不然所谓的“学院交流计划”就成了摆设了。

    而另一个人,是七耀的一位老导师,不过是属于文学历史那方面的,住的地方离莫衡不远,与莫衡的关系还不错。这次莫衡养病,那老头过来看望他。关风在知道这位老导师是研究文学历史那方面的之后,就来了兴致,请教一些配资公司 星盟的历史文化。

    这下子,关导又找到知音了。

    小老头跟关风讲星盟的历史和各个星区的风土人情,毕竟是一位老导师了,很多见解都不是七耀现在的一些年轻老师能够比的,关风感兴趣的很多东西这位老导师都能够做出解答,三个人还能一起讨论一下。

    西林回来的时候,小老头正起身准备离开,他下午有课。原本这课不论到他这位大导师上的,但是上课的那位年轻导师临时有事,小老头就帮着带一次课。

    “唉,急着走什么啊,接着扯啊,咱刚才才扯到一半,故事还没扯完呢”莫衡说道。

    什么叫“扯”啊这词用的。

    不过小老头已经习惯了莫衡这种说话方式,学术痞子不是浪得虚名的。

    其实这位老导师与莫衡和关风聊天也觉得心情舒畅,毕竟不是谁都会对这样一门枯燥的课程感兴趣。

    “我看你也别去了,咱接着扯吧,”莫衡让起身的小老头再坐下来,“你说你对着那些学生能讲些啥在星盟的历史中有名的人他们都听得耳朵生茧,没名气的他们也没兴趣知道,至于秘闻之类的你也不敢讲,所以就算你颠颠地去了,那群小孩子们也不愿意听,劳心又劳力还是白费”

    这话真是太直接了

    小老头难得地红了老脸,他们这门课确实喜欢的人很少,而且选择这门课的人不过是为了赚学分。

    “我已经答应代课了,不然下午的课谁去上”小老头也无奈。

    莫衡和关风同时看向西林。

    刚洗完手拿着个苹果啃的西林动作一顿,你们看我干嘛

    关风抬手指了指西林。“让他去吧,怎么说他也是岚萨皇家科学院的荣誉学者,绝对够格。就莫衡刚才说的那个破课堂氛围,你去了还真就是劳心又劳力白费劲。”

    这又是个不客气的。你们徒弟我连续工作了两天没合眼呢西林腹诽。

    两位导师明显就是有了知音就踹了徒弟的人,西林这段时间已经充分领教过这两位的无耻。

    于是,这个莫衡口中的“破课”就由西林代上了。

    西林离开莫衡的住处,并没有直接前往教学区,现在离上课的时间还早,西林驾驶着飞车来到一栋建筑前。

    这是七耀新建起来的一栋建筑,是西林自己掏钱建的。这栋建筑看上去就像一个趴着的虫子。上面有一个标牌寄生密码。它是个寄生虫标本馆,也也是现如今星盟最大最全的寄生虫标本馆,西林为此费了不少力。标本馆里面包括了母体“梦貘”,“皇”,天堂鸟等等有不少故事的种类。

    负责这个标本馆的是一位退伍军人,七耀的人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底细,不过西林和莫衡做的决定让这个人负责,其他人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见西林过来,那人与西林打了声招呼。

    “有人来了”西林奇怪。

    这个标本馆刚建起来还没有对外开放。能够进来的都是西林熟悉的人,否则守门的那位不会让他进来。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守门的人笑着说道。没有回答到底是谁。

    西林走进去,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轮椅。

    “教父”没有看那个母体梦貘,没有看“皇”,没有看任何一个寄生虫标本。他看着一个复制的电子本笔记。那是西林放在这里的由查穆尼丁所写的寄生密码的复制本。

    西林放在这里的寄生密码只是部分复制品,笔记中有一些对如今局势比较敏感的备注内容西林并没有放进来。在“梦貘”事件之后,寄生虫成为了很多人惧怕的东西,同时也成为了一些人的新欢,西林怕那些人会根据这本笔记的内容制造出第二个“梦貘”事件,那样的话就违背了查穆尼丁的初衷。

    纳塔说过。查穆尼丁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寄生虫,寄生密码放进标本馆也是纳塔的提议,要说谁最了解查穆尼丁,现今恐怕只有纳塔一个了。既然纳塔这么说,西林处理了一下复印本之后,就放了进来。

    让更多人了解寄生虫的同时,也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名叫“查穆尼丁”的猎人。以及这个曾经人们眼中微不足道的小猎人在寄生虫这个方面所作出的贡献。

    同时,在标本馆的文献区,还有另一个人的笔记,那个人叫恩吉

    听到脚步声。“教父”的视线并没有从寄生密码移开,依旧自顾自看着。

    西林也没去打扰,“教父”这次来带来了两个新物种,都是在太空中发现的。

    西林将这两个新入库的标本作好记录。“教父”已经将这两个新物种的信息放在旁边,西林只要将信息登入就行了,如果西林不在的话,就由那位负责人一并处理。

    在标本上还注明了发现这个标本的人,西林在发现者那里输入了“教父”的名字席落。

    在标本馆转了一圈之后,西林驾车来到教学区。找到那个教室。

    现在教室里还没什么人,西林趴在最后一排补了个觉。醒来的时候离上课时间不远了,教室里才坐了三分之一的人。

    闲着无聊,西林拿出一个电子板开始翻阅里面的课程资料,这些资料每一个学生都有,在教学网络平台上就能够下载到,是共享文件。

    西林正看着,肩膀被人拍了拍,是个来上课的学生。

    “嘿,哥们儿,导师点我名的话麻烦叫我一声,我叫程拜。”说完那人就趴在西林旁边位子的桌面上开始睡觉。

    在离上课还有两分钟的时候,一个男生匆匆从后门跑进来,然后掏出一叠七耀卡开始在后门的签到口刷卡签到。

    刷卡签到是七耀的决策之一。不过这种属于半强制xg的决策,像代签这种事情七耀导师们都知道,只是没怎么说而已,关键还是要看学生是否自愿。

    刷卡签到需要七耀卡,而七耀卡每个人确实也只有一张,算得上是校内的身份证明,一卡通用。没了七耀卡的翘课学生们有他们自己另外的方式去在校园里面生活消费,只是有些地方不能去而已。

    见西林看着他,一张张刷卡的那人嘿嘿一笑,倒是没什么不自在的样子。

    “哥们儿新来的”那人在西林前面位子上坐下。转头问道。西林另一边的位子上已经有人了,也是个睡觉的。

    西林笑着点点头。

    “哦。”那人一副了解的样子。

    在星盟的混乱之后,七耀恢复元气的时候又招收了一批人,每个年级的都有,没办法,交换生这个诱惑太大,大批人挤破头想要进七耀来,每天都有新生,所以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其实选择这门课的人挺多的。这课管得比较松,虽然枯燥乏味。但大家都乐意选,好拿学分。不然要是选课的人数少的话,上课的地点也不会是大型阶梯教室。这门课没有远程教学,因为涉及到历史和文化的一些问题,有时候在网络上不好说,被人拿出来说道就不好了。所以虽然这门课的人比较多,但到课率却不高,因为枯燥无味,也因为很多人不愿意跑教学区来。

    上课的乐声响起。前门和后门都自动关闭,再次进来的人会被作为迟到记下,累积到一定次数后会扣除相应学分。

    门一关上,教室内的学生们就兴奋了,因为没看到上课导师

    正当众人叽叽喳喳讨论的时候,西林站起身,从最后一排往前走。

    教室内的学生们有些好奇。毕竟上课后就算没见到导师,也不会有人这么快就到处走动的,要是下一刻导师进来抓个现行就惨了。

    更让这群学生瞪眼的是,走上前的人掏出一张教师用的七耀卡在教学仪器上一刷。光屏弹出来,巨大的教学光屏上闪着西林之前看过的一些教学资料。

    将一些资料调出来备用,然后西林面向众学生站立。

    “大家好,这次课原来的导师因事不能来,所以由我来为大家讲这一次的课程。”

    西林这句话就像个炸弹将整个教室内的学生炸得傻愣愣的,特别是之前在西林旁边趴桌面上睡觉被人拍醒的程拜,以及那位掏出一叠七耀卡代刷签到的人。这俩人那表情变来变去的,一副大祸降临的样子。

    “你们之前的导师讲过哪些内容咱从哪儿开始讲”西林问道。这个问题那小老头没说过,也不知道到底讲过些什么,他只告诉西林zi you发挥就行。

    一群学生不答话,看上去怏怏的,有些已经重新趴下开始困觉了。而有些人反而对于西林的私人信息比较在意,想打听,但西林一概不谈。

    见众人没反应,西林又问道“那么,你们想听什么”

    于是,立刻有人激动了。

    “说说天诏呗”

    “啥啊,还不如说猎之六星呢。”

    “都不要,小导师,你给讲讲岚萨帝国吧。”

    “对对,小导师说说岚萨吧,都建交了咱对于岚萨还不了解呢。”

    “嘁,一个临时带班的小导师,或许还是高年级的学生,你们还期望他能够讲那些”有学生嘀咕。

    “”

    半分钟之后,西林抬手虚空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

    “那咱就说说岚萨。”西林关掉旁边的两个辅助教学光屏,只留下身后的一个,然后抬手在光屏上划出一个个层次解析图,

    “岚萨是一个阶级制度为主体的帝国,贵族掌管着这个帝国,而说到岚萨帝国的贵族,那就不得不提站在贵族顶端的三王一皇”

    西林讲解着岚萨的大致情况,而原本各做各事的学生们都静下来,听西林讲解这个陌生的国度。有人想要给好哥们发信息让他们也过来听听来着,但是却发现根本不能与外界通讯莫衡开启了这个地方的干扰设备,没有到场的人,只能错过这次机会了。

    而且不经允许,课堂上是不能拍摄教学影像的,现在一帮学生只能为那些没到场的人叹息了。也有人觉得就算错过了这次可也没关系,总会有其他导师来讲述的。

    直到不久之后,那些人才知道自己错过的是怎样的机会,只是那时候西林已经离开了。

    当时的学生们不会想到给自己上课的会是新的猎之六星,当今猎之六星里面公认为影响力最大的那位。只是配资公司 这个新晋的星级猎人的信息太少,他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般,打得人措手不及,而出现之后配资公司 他的信息却都离奇地难以找到,所以这批年轻的学员里面也没有人认识他。

    上完课,西林没等这批学生围追堵截询问更多岚萨的事情,西林就离开了。

    在回去莫衡那边的路上,西林接到来自尤迪的通讯,那边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着西林回归然后再次出航。

    “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两天后回去。”西林对通讯器那头的尤迪说道。

    断开通讯,西林琢磨着怎么尽快将手头的项目处理然后交给那两个老无耻的,十一队的旅程将再次开启,十一队里的众人期待好久了,他不会在这里久留。

    飞车留下教学区还在讨论的那些人,嗖地飞过,渐行渐远,

    千年前,寓意着“梦”的奥利洛出现,太空冒险者们开始往一个方向衍变,猎人这个原本并不被人看好的职业兴起。

    千年后,“捷径”通道开启,又一个属于猎人的巅峰来临。

    s在此完结章之后,作者还有话要说,不过要说的东西太多,单开一章,配资公司 这本书、这本书的后续以及新书的事情,明天发出来。

    感谢兰若云,大秦先锋,雷响,凤舞御天,大惡魔小惡魔,泥鱼,领导舞街,本就俗人,挚爱不悔,dera,最爱扮猪,ada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大雄星空,2n,小南8809,莲动风生,幽暗星晨,單身敗金女,绝世青莲的打赏感谢roche,蓝月天蓝,本就俗人投出的评价票